当前位置: 主页 > cp5900开奖现场 >

5人小品剧本搞笑

时间:2019-08-25 02:4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应聘者:龙民:一个农业养殖户,泰有才:一个没有社会背景的高才生,贞有权:一个官家子弟。 泰有才(背这手,度着步子,抬着头思索状):岁月不留人,时间飞逝过,如今的市场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应聘者:龙民:一个农业养殖户,泰有才:一个没有社会背景的高才生,贞有权:一个官家子弟。

  泰有才(背这手,度着步子,抬着头思索状):岁月不留人,时间飞逝过,如今的市场,我也来竞争

  贞有权(西装革履,大步走上):根据本人的调查,在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市场,要求一份好的工作的确很难,同志们呐,为了生存我也来此应聘了。

  第一个考官说:你们都是来应聘的,我们公司要的是推销方面的人才,要么有学历,要么有经验你们都是有学历的人。。

  (副考官怒火直冒):谁是你大姐`?本姑娘才一支花的年龄!!诶?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个人出`!

  (龙民惊讶的看着考官说):大姐?俺村没一支一支的花只有一大把一大把的`!(做夸张的,用抱的姿势来形容花多)

  (副考官捏紧拳头强忍怒火的样子说):好了。现在开始自我介绍,把你们的姓名,住址,年龄,民族,生日,性别,婚姻状况,学历。。。。报上来

  (3个应聘者作惊讶状)(主考官笑笑说):不用这么多,把你们的名字和学历经验报上来就行

  泰有才:我叫泰有才,泰国的泰,本人硕士毕业,经过学校文化的熏陶,经过社会的磨砺,经过人生的考验,我来到了贵公司应聘。我将把我的知识为公司推销,用我的文化来推销,把世界观,价值观,荣辱观带到公司的整体利益中来。。。。

  贞有权:我叫贞有权,贞德的贞。我毕业于那个什么H大,由于社会的竞争,恩,是吧,我来到了这个公司,然后呢,我想竟聘这个职位,我的话说完了,谢谢各位

  龙民:俺叫龙民,一条龙的龙(全场暴笑)俺别的没有,就是经验丰富,具体有啥经验请听下回分解。

  副考官:请问如果有一个漂亮的姑娘出现在你面前你要怎么推销自己让她接受你?

  贞有权:我回叫所有交警在那位姑娘出现的地方大声喊:美丽的姑娘:贞有权,真爱你

  龙民:俺虽然还是怕但是俺也要把握机会,俺会说:大妹子,俺会做饭,俺会洗衣,俺会种地,俺还会带娃,就是生不了娃,你帮俺生个胖娃,成不?

  副考官:泰有才,你认为一首诗可以打动那位姑娘`?如果真那样,那每天都会有很多老太太爱上你,因为你每天都说了很多话。你现在就去朗诵一首诗看能不能让对面(卖臭干子){这一句可以用长沙话}的大妈接受你

  副考官:贞有权,你说你可以叫所有的交警帮你,那好,你先一个人去街上找个姑娘大声说你爱她,看她会不会说你神经病!

  副考官:龙民,哎,就你那熊样还开口就想别人姑娘给你生个娃啊?你以为别人是你家养的猪啊` 想生就生

  龙民:考官,现在是和平年代,哪来什么堡垒啊,要是说现在要打鬼子的堡垒俺村的壮丁都早就操起锄头上了,还轮得上俺吗?

  副考官:哎,你这个人啊,这还是假设,假设!!诶,我就纳闷了,龙民你凭什么进的我们这应聘的?

  龙民(作委屈状):哪有,俺真的有经验,你看啊,俺在家里卖过鸡,俺在村里卖过猪,俺在乡里卖过牛,又在城里卖过血,这不都是经验嘛,噢,对了当年我卖牛的时候还有个20出头的小伙子对我说大叔你怎么敢在大马路上卖牛啊,你真是牛A与牛C中间那个,我就纳闷那是什么意思,到后来被城管逮了城管对俺说了句你真牛B。俺到现在还纳闷,怎么俺买个牛咋就成牛ABC了?

  泰有才:我觉得这个问题有很大的探讨价值,如果允许我给我的导师打个电话问问

  主考官:你觉得你现在不像是商品吗?生活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环境中,有学历的太多,有背景的也多。有经验的更多,如果你不能把自己很好的推销出去你觉得会有公司接受你吗?刚考官只是打个比方,其实那女孩就是你正在寻找的工作,你不能让那姑娘接受你就等于没办法让你们寻找中的公司接受你,最终你们还是一无所有。希望你能够明白。其实你们进来我们公司应聘之前我们就对你们做过详细的调查。我们对你们已经有所了解,我们公司也正需要像你们这样的人才,泰有才:学历深厚,能为公司在说服顾客方面做很大贡献。贞有权,遇事冷静,很会使用个人人际关系来达到推销目的。龙民,虽然你土了点知识少了点,我相信大部分老板还是喜欢和老实人做生意的,起码会很诚实。所以你们3个我们暂时录用,有没有什么网站可以领取到京东商城的优惠券2019-08-13试用期2个月。

  泰有才:对不起,考官,我觉得这样太不公平而且我相信我的学识,所以我希望4位考官能够再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要让4位心服口服的录用我们

  (龙民害怕的拱了拱手):俺媳妇在俺出门时告诉俺,出来后要多和城里人学,俺告诉你们俺很听俺媳妇的线位城里大学生脚步走。

  贾:我们班又来了一个新班主任。我们给她起了个外号叫老母鸡。一会她来了你叫哦。

  静:家好,我就是新来的班主任。听说这个班的学生特别难得教,但是,我非常有爱心,我会将我的爱心,来感化他们。同学们好!

  静:哪位小同学喊老师是老母鸡,请往前一步。(ABC一起退后)小同学,请你站起来。

  静:我请你吃巧克力,德芙的,金帝的,吃啊吃,你吃饱啊。(走出来)我从来不体罚我的学生。小同学你可以出来了。

  静:跟你们出个上联,哪位同学可以回答请举手回答。请听清楚,上联是: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能南北。哪个小同学可以回答?好,就你这个女同学回答?

  静:诶,答得不错,还有哪位同学可以举手回答?小同学,你举手了可以回答。来来,请站起来回答。

  静:挻押韵的,答得不错。来老师再问你一个?香花不红,红花不香,玫瑰花又红又香。

  那天,我们开大学的同学会,本来不想去的,但因为好友不知疲倦的邀请,我还是把身边要干的事放了下来,把晚上的时间空了出来,决定去赴约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也是刚刚才忙完,就快出来了,你们准备去哪里?”我感到十分抱歉。

  “我马上到,马上到!”我开始有些着急了,既然自己当时已经答应了,就应该准时赴约。

  还好,我家离龙门饭店还算近,坐18路乘五站就可以到了,香港铁板神算王中王网我算了一下时间,20分钟肯定够了,所以我还可以试穿几套衣服,因为这毕竟是一次难得的聚会。

  “游世平,在等你女朋友吧!”好熟悉的声音啊,应该是她吧,已经被我遗忘的那个略带笑容的甜音。

  “你不知道吗,今天你们的同学会我也参加的哦。”她又开始笑了,笑的还是如此的灿烂!

  “你也是啊,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呢!这样我们的同学会可就热闹了,大学的时候谁不知道你是最会说的。”我开了个玩笑。

  “张平他们来了。”我跟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大约有30个人,大多数都是以前的同学,那些不认识的应该都是他们的另一半吧!

  “是我把她给叫来的,因为她以前在学校帮了我们不少的忙,我总想找个机会感谢她一下,怕跟你说了你就不来了,所以……”张平靠过来,悄悄的跟我说。

  我并没有很快地答复张平的话,因为现在自己也不太清楚是什么状况了,可刚才我们之间的相遇就像是一对好朋友好久没见的画面,并没有那些不安与回避。既然女生已经如此的坦然了,我再东躲西藏或犹豫不决的话,就太有失风度了。

  同学们各自谈着过去的往事,那些女生还是老一样,炫耀那些值得她们炫耀的东西,林海月会跟她们去掺几句,但并没有跟她们去对比的意相。如果她真的想炫耀的话,那么这些女生全都加起来也比不过她的,因为她实在太出色了。

  在聚会的中途,我就一个人悄悄地离开了大家,来到拐弯处的阳台,点了支烟看着窗外的风景。

  “你的老毛病还没改啊,话题如果自己感兴趣就聊的唾沫飞溅,如果不感兴趣的话就像现在一样,藏了起来。”她边说边笑。

  忽然,我们迟疑了片刻,这段迟疑也许让我们想起了一切什么事,可也只有一刹那,然后,就开始侃侃而谈了。

  “你也真够艰苦的,八年抗战也许还比不过你当时累吧。”她又开心的笑了起来。

  那天我聊的很开心,看的出她也蛮快乐的,但因为我还有工作没有完成,就互相留了联系电话,然后笑着送别了,那个新号码彼此都没有去打过,但我一直存在我的手机中直到现在,有时在无意中拨打他人的电话时看到了她的名字,她的笑容也就马上在我的眼前浮现了。

  我挂了电话,想一想跟她也有三个月没见了,但当时的景象或许会在我的眼前闪过,但也淡的只剩轮廓了,三个月内我不知疲倦地忘我工作,这样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工作上,就是要把她给彻底的忘记。可现在她的电话我也并不那么排斥了,我想我的心态已经开始稳定了。

  “最近实在太忙,你的东西都没整理过,还在老地方,你自己弄一下吧。”我诚恳地说。

  我和她一起开始整理和搬弄了,那些过去的东西已经分不清谁是谁的了,其实我早想把那些东西都给扔了的,可就是因为她坚持着抽空一定要拿回去,所以我就把它们保留到现在了。在分类的过程中,我们时常会用那种僵硬的客道把明明是自己的东西让给对方,对方的收容与谢绝也是十分的淡然或客客气气的。互相虽然会无聊地扯几句,却一直保持着那固定的距离。

  “这好像应该是我送你的吧!”我拿起储蓄罐有些疑惑,没有刻意地去想它的来历,或许是我根本不想去想它到底是这么得来的。

  她好像非常的再乎那个储蓄罐,马上从我的手中拿了过去,发现里面还会当当响,就问:“里面还有钱啊。”

  她并没有在我家留太久,我也不希望她留太久。只是在出门前,她刻意地扫视了我家一遍,就向我告别,离去了。

  当我肯定这是一个搔挠电话,并果断地想挂断时,电话那头却传出十分微弱的声音:“是我。”

  “你怎么回事啊!三天两头,就打电话过来,都打了两个月了,你不累,人家也累了。”其实我也是气话,应该算起来她也有半个月没给我打电话了。

  “我只是……还想……见你一面。”她声音颤抖的让我无法辩别它的具体内容,欲哭与沙哑却成了这句话的过渡连接。

  她把电话挂了,从我耳中转来的那巨大的响声,我断定她已经气的无语了。我麻木地呆立了一会,又继续干刚才没干完的事去了。

  对我来说,一段感情的结束就要彻彻底底的结束。最不习惯的就是藕断丝连,因为这样其实在浪费彼此的时间与精力,却得不到好的结果。但这次我还是赴约了,也许我不想再让我的眼泪充满我的眼睛。

  “就在这里坐一下吧,反正以前都坐这附近。”这是我们以前常来的一个公园,但我并没有选我们常坐的那个位置。

  “你干嘛突然间就不喜欢我了。”我并没有去看她的脸,可从她的口气中可以听出她是在哭的。

大富翁高手心水论坛| 香港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铁算盘玄机五点来料网| 大家族香港王中王论坛| 彩霸王综合资料来料| 白小姐中特网三肖中特| 旺角网开奖结果报码| 香港正品一枝梅特马网| 大富翁高手论坛| 开奖现场|